寧瑪巴《諸乘要訣》~法王如意寶告訴我們,大家都具有殊勝奇妙的因緣,今生才會值遇到大圓滿的法。遇到大圓滿的人,今生、中陰或來世一定會成就。 如意寶 晉美彭措 法王有智慧的人,對所有顯宗和密宗甚深的要訣必須具備一個定解,這種定解應該是以歸納和攝集的模式來表示。在小乘中,痛苦是所斷,滅諦是滅境,道諦是以什麼方法來斷除痛苦,這些必須要依靠教證才能了知。苦集滅道之間也有次第的關係,我們要先認識痛苦,然後依止道,最後現前智慧境界。這是釋迦牟尼佛在印度聖地鹿野苑第一次初轉法輪的內容,依靠這個四聖諦法,為了自己獲得利益,先要修證人無我,然後精進修學三學,最後滅盡煩惱獲得寂滅,這就是小乘道。大乘道中,先證悟人無我和法無我,然後了知四諦,不執一切萬法,並且以慈悲心攝受眾生,修持四無量心,行持六度,最後獲得無餘的涅槃。這裡的無餘涅槃,也可以說是不住涅槃,即不住寂滅和輪迴這二邊。以證悟二無我的智慧而不墮於輪迴的邊,以大悲心而不墮入涅槃的邊,是屬於大乘的涅槃。輪涅所攝的一切緣起顯現,若善加觀察,全部都是遠離戲論是假立的法,沒有實有的本體。於此,雖然在寧瑪巴、嘎登派等有不同的觀點,這在以前麥彭仁波切的辯論書中也比較廣說,但不管他們如何辯論,實際上的意思就是一切萬法都是假立的。就像薩哈所說,對於孩童的遊戲,大人感到希奇。同樣,見到了二諦雙運的意義,實際上就是見到了大乘總的聖道。勝義諦和世俗諦雙運而離一切戲論的法界,就是自性光明三身無別的本性。對於大樂智慧和俱生智慧,顯宗和密宗也有不同的說法。比如在生圓次第中,有些宗派認為生起次第的智慧,必須依靠本尊等各種勤作的方法,但是修持生起次第能不能得到最究竟的的果位呢?眾多高僧大德公認這是不可能的。修持圓滿次第所得到的果位也有不同的說法,在此就不廣說了。對於大圓滿,如大樂智慧、明樂智慧或者空樂智慧,在《定解寶燈論》中也有不同的名相,實際上瑪哈約嘎、阿努約嘎和阿底約嘎三種瑜伽所承認的智慧也有各異的名稱。 大圓滿的所有竅訣,全部是依靠傳承根本上師的教言而歸納。所謂的教言和竅訣,至關重要。如屠夫對殺生有一個技巧方便,木匠對傢俱的製作非常善巧,同樣作為大圓滿的上師,對觀察弟子的根機等方面也有相應的技巧和竅訣。實際上,大圓滿當中所講的法,也就是當時釋迦牟尼成佛時,所證悟的寂滅深廣猶如甘露般的妙法,就是和釋迦牟尼成佛時所說的那句偈子的意義沒有任何差別。此外,在《般若經》中的"心無所住","心之本性為光明"的意思以及彌勒菩薩所講的"一切諸法無有所取所舍"的意義,這些皆與大圓滿當中所講的內容無二無別。從意義上而言本無什麼差別,但是大圓滿自有不共同的殊勝竅訣。比如我們去拉薩,有些人走路去,有些坐汽車,有的乘飛機去,雖然到達站相同,但乘飛機只要一、二小時就能順利到達拉薩,而坐車或步行就要花費相當長的時間。同樣,大圓滿的所證與顯宗大乘也沒有任何差別,但所用的模式裡有一個不共同的竅訣方便。這種自性光明的智慧,實際上就是聖者如來的獅吼教言,是顯宗和密宗的最究竟密意。如果明白了這種道理,之後發菩提心、累積資糧,經過五道十地,最後會迅速獲得法身和色身二殊勝的果位。當然,要對佛法經典進行詮釋,就必須依靠彌勒菩薩和龍猛菩薩的論典。在我們藏傳佛教各派,全都屬於大乘佛教,嘎登派著重解釋的是釋迦牟尼佛第二轉法輪的意義,解釋第三轉法輪則以覺囊派為主,第二轉和第三轉二者密意雙運,如此修行的就是我們寧瑪巴自宗。在寧瑪巴當中,榮素班智達、全知無垢光尊者和全知麥彭仁波切對以上密意曾作過大量的註解和闡釋,比如全知麥彭仁波切作的《如來藏獅吼教言》等論典就專門講述了這些道理。他空和自空的觀點,在印度和藏地都有比較大的辯論,因此當時月稱菩薩與沾扎果木辯論的故事在整個藏傳佛教和印度佛教中都是一段重要的歷史。有些大德認為,如果承認自空派或他空派,那就互相有辯論,互相也不能承認。作為我們寧瑪巴自宗,見解本應與龍猛菩薩相同,可是現下寧瑪巴中的有些持他空見者既跟隨無著菩薩又跟隨龍猛菩薩。按道理來講,覺囊派必須要破斥龍猛菩薩的觀點,把他空派的作者說成是阿德瓦河樂扎瓦,我就覺得這並不是很合理,根據全知麥彭仁波切的論典,這種說法並不究竟了義。但不管怎樣,自空和他空的派別中也有各種辯論。 聲聞、緣覺和菩薩乘在以上已經講完了,現下講密宗的外續部。首先了知離四邊戲論的法性,然後透過修持有相的本尊和密咒手印的瑜伽,最後獲得共同和不共的成就,這叫做是外續部,它跟顯宗相比,成就非常快。在外續部,分別對應下中上三種智慧,而有如君臣、友兄、水喻三種修行模式,即又可分事部、行部和瑜伽部。關於在外三續中不同的密乘戒律受持法,在榮素班智達的《略說誓言》中有廣說。首先知道一切諸法任運等淨自圓滿,然後依靠方便道和智慧道以如幻而獲得解脫,這種方便方法也稱為是內續部。密乘當中有解脫道和方便道,相應有一些甚深的教言,內續部的成就更為快捷,在其中又可分為生起次第和圓滿次第。首先抉擇一切諸法本來即是清淨平等,這種等淨無二的意義透過能成熟的灌頂和能解脫的教言來進行領受和體會,在此基礎上再繼續修持真如、顯位和因位三種等持,這種修法就稱之為生起次第。輪涅所攝的一切法可以包括在風和心當中,當不清淨的法(業風)全部融入中脈後,就能現前光明智慧,這就是殊勝方便的圓滿次第,圓滿次第酒店經紀又可分為自身方便和她身方便。遠離一切勤作的自然智慧,以及三金剛本來無二無別的意義,是透過上師的教言使之現前而獲得證悟,這種修法稱為是大圓滿金剛頂乘。在大圓滿中經常講心中有自然本智,自然本智居住在心藏時稱為是智慧,當它透過智慧脈在外面顯現影像的時候就稱為是心。大圓滿中也有有相圓滿次第和無相圓滿次第,以及本來清淨和任運超越的一些修法。從顯宗小乘到密乘之間,智慧不一樣,相對應有不同的派別,那麼其中最殊勝的就是金剛乘。金剛大圓滿乘是最究竟的法,是能即生成就的殊勝佛法,我們趨入這樣密法的人,都具有殊勝的緣份,能相遇大圓滿法的這種福德和各種功德,在系解脫的續中也講過不少。根據將自心轉為道用的方法差異,大圓滿當中又可分為心部、法界部和竅訣部。將心轉道用為光明智慧的游舞,稱為是心部。一切諸法是空性,空性也是心的一種游舞,用這種方法來抉擇的宗派稱為是法界部。心和外境無二無別,也可以說是智慧和大樂無二無別,在此境界中轉為道用的修法在竅訣部中比較廣說。大圓滿還可分為耳傳和岩傳的教言,比如無垢光尊者的甚深心滴主要宣講了耳傳的法門。根據大圓滿中祕密的竅訣部修持之後,會得到虹身成就,這也就是無餘成就和有餘成就。如蓮花生大士和布瑪密渣所成就的是永恆的虹身,有些暫時成為虹光消於法界的,象迦納思扎和西日桑哈成就的是暫時的虹身。因此,最後成就何種虹身,也是根據高僧大德的發願力和所化眾生的緣份而有差別。獲得大圓滿成就之後,根據有些大圓滿講義,就能立即度化三千大千世界眾生等有各種說法。 總之,麥彭仁波切告訴我們,大家都具有殊勝奇妙的因緣,今生才會值遇到大圓滿的法。遇到大圓滿的人,今生、中陰或來世一定會成就。比如,有些人得到了大圓滿的灌頂之後,如果在今生修得並不是非常精進,那他在下一輩子十五歲至二十五歲之前會遇到大圓滿,之後獲得成就。又比如在傳講大圓滿的時候,有些傍生也聽聞到了大圓滿的法語,雖然他們並沒有得到灌頂,也沒有真正地修持過,但僅僅是聽聞到大圓滿教言的功德,勝喜金剛(嘎繞多傑)說,在七世之內也會獲得成就,這裡的"七世",有的人解釋說是指人身七世。如果系解脫帶在身上,在七世當中能不能得到解脫呢?我們對此也需要進行觀察。得到灌頂和系解脫的人,若違背了金剛上師的教言,第一世必定墮入金剛地獄,而金剛地獄的壽命非常漫長,是十萬億劫,但我認為從金剛地獄中獲得解脫之後,連續得到六次的人身,然後再獲得成就,應該這樣解釋。我想大家只要對密法不生邪見,認為這是十方諸佛菩薩最究竟的精華,對它有一個堅定不移的信心,這就已經足夠了。我們在修持的時候,若是認為其它宗派的法都不殊勝,惟有自己所修的法才是獨一無二的正確,這樣也會導致一些過失。相反,對自宗傳承持明上師的教言,認為並非十分殊勝,好像其它宗派的辯論更勝一籌,由此對自己的根本上師和對大圓滿不太重視,我想這種人也根本得不到寧瑪巴法流當中所講的成就。按理,對自己的根本上師應該有一個真佛般的信心。一般,我們依靠各種教證應將上師看作為佛,比如佛曾告訴阿難︰我涅槃以後,就以善知識的形象度化你等眾生。所有的上師即是佛的化身。又比如阿彌陀佛的化身菩提薩埵也曾說過︰將來所有的堪布都是我的化身。在經典和教典中也是經常講到上師的功德,有"上師佛、上師法、上師僧",以及"修十萬個本尊不如一剎那祈禱上師一次殊勝"等等講法。如果自己對上師生起邪見,最好不要過夜,立即就要告解。有些續部當中講,凡是有關違背上師的這些誓言都不容易告解清淨。但我想,如果對上師稍微生起一點邪見,或者對上師有點矛盾,馬上就到上師面前發露告解。希望你們對上師和法不要退失信心,既然現下已經遇到了非常殊勝的大圓滿正法,那麼大家就應該珍惜此難得的因緣和機會。即使你不能直接修持大圓滿法,那至少對大圓滿不要退失信心。 內道各種宗派有關基道果方面的道理有非常廣泛的論述,但以簡要說明,也可包括在以上的要訣當中。有智慧的人,對此應該作精進地修持。世上有些人,自己沒有任何實際經驗,但在嘴上卻講述的口若懸河、悅耳動聽,那這種人的所說也就抓不住要點,也不值得人們信賴。比如從來沒有去過印度金剛座的人,他憑藉透過電視或照片得來的知識,講述金剛座的詳細狀況,那他講的肯定不夠清楚。如果一個人以前曾去過金剛座,那他雖然不一定擅長表達,但他所說的每一句都與金剛座的實際情況比較吻合。學佛也是如此,若我們稍微擁有一些經驗和體會,那就不會把眾生引入邪道。否則,就像鸚鵡學舌一樣,所講的語言對別人起不到什麼真實的利益。華智仁波切說︰自己沒有一點體會與證悟,為別人講經說法,意義並不大。傳說彩虹是天人的弓箭,但當我們去尋找五彩繽紛的彩虹時,卻了無所得。同樣,凡夫的花言巧語雖然與凡夫的心理特徵非常相合,聽起來也好像意義重大,這樣也可以欺誑眾多愚昧的人,但因為沒有一點修證和體驗,他們所講的話語也就沒有什麼可靠。因此,對傳承持明上師的教典有所證悟和認識的瑜伽士,他們所傳講的佛法就能正確無誤地引導眾生走向解脫。這裡並非指其它宗派的高僧大德的講法不正確,比如有人斷言黃教只有兩個大成就者,即章嘉呼圖克圖和另一個高僧大德,這種說法也過於偏激,但其它宗派與大圓滿及前譯持明傳承的教派和法流相比,後者確實殊勝無比。在寧瑪派,不管是修持瑪哈、阿努還是阿底約嘎,大成就者的數目異常眾多。比如從勝喜金剛、文殊友、西日桑哈、迦納思扎、布瑪目扎、蓮花生大士,一直到現下的金剛上師,成就者數不勝數,這並不是指獲得某酒店工作些暫時的相似功德,大多數都是確入如來持明果位的成就者。對我來說,我的根本上師托嘎如意寶以上一直到普賢王如來之間,大多數的人都已成就虹身,因此他們在圓寂時出現過彩光、舍利等各種瑞相。在托嘎如意寶圓寂時,我曾親耳聽到天空中發出非常悅耳動聽的聲音,火化時也出現五色彩光,我雖沒能親自見到後一景象,但噶巴等許多堪布都曾親眼目睹,火化後的舍利也非常多,以上徵象都表明他已經真正趣入了如來持明的果位。當年麥彭仁波切圓寂後火化時,在他的身體中顯出了一尊非常莊嚴的文殊菩薩像,雖然我沒見過這尊像,但麥彭仁波切的一位名叫華桌嘉措的弟子曾親自這麼講過。其中火化後出現的五大舍利,由伊芳穹加策仁波切供奉給其它寺廟,一部分後來又傳到了我這裡,現下就隨身帶在我胸前的噶烏盒中。伏藏大師列繞朗巴圓寂時,天空也曾出現數條彩虹,身體裡則顯出五方佛及各種舍利。其中喇嘛巴羅從空行母索倫卓瑪處請來的舍利,現下帶在門措空行母的身上。這些徵象也表明,伏藏大師列繞朗巴所獲得的並非是初地,而是已得無上圓滿的成就。據噶丹巴德夏所撰寫的噶托寺志中記載,在噶托寺已有十萬個持明者獲得虹身成就。噶陀派最初的金剛上師熱托倉央嘉措,在圓寂時也出現過各種瑞相,以大圓滿教言中所講的徵象都已全部圓滿。因為他已獲得大圓滿當中所講的最高成就法性窮盡地,因此當時他的語言表面上看起來也有一些瘋狂顛倒的現象,在圓寂時,他說老牛已經擠上了小牛的牛奶。新龍班瑪登德上師,他的十二大金剛弟子也獲得虹身成就。敦珠法王一世以前在我們學院所在地弘法時,當時也有十三大虹身成就者。一直到現下,也不斷地湧現出虹身成就者,這些虹身成就的案例在《虹身成就論》中比較廣說。其它宗派並非沒有成就的聖道,但其它宗派中是否出現過如此殊勝的成就,大家可以進行觀察。比如黃教派和嘎登派主要修持密集金剛,此中最深的也就是屬圓滿次第的五次第修法,但其中也沒有要求虹身成就。 覺囊派最高的法為時輪金剛,雖然這是釋迦牟尼佛親口宣講的教法,但其中的六加行修法,以及覺囊派全知班智達所造的時輪大疏中也沒有要求即生成就和虹身成就。薩迦派最高的法為喜金剛,主述以道果為主的三隱三現的道法,生起次第方面宣說的比較多,但此法也沒有提及即生成就。噶舉派主要修持的法是勝樂金剛和那若六法,這與寧瑪派的六中陰解脫竅訣基本相同,但其中本來清淨的見解也是以比較隱蔽的模式而宣說的,因此世間上所有的這些宗派最後都應該匯歸於無上大圓滿。為此,麥彭仁波切在一首道歌中唱道︰我遇到了如此殊勝的大圓滿法,已經步入大持明傳承上師們的行列之中,真是歡喜之中的又歡喜。以前有一位瓦蒙格西,對密集金剛中的不碎明點和大圓滿中的自然明點作過許多的辯論。後來麥彭仁波切指出,這並不是瓦蒙格西的智慧,而應是貢唐仁波切的智慧,他們對寧瑪巴的教法確實知之甚少,對大圓滿的根本意義不甚明了。對此,麥彭仁波切也根據眾多教證指出︰不管是時輪金剛還是密集金剛,任何一個密宗流派最後都應該趣入無上大圓滿,而獲得無上成就。內道大多數宗派,也應依靠密宗的教言才能成就菩提。密集金剛中所講的第四灌頂,是以隱藏的模式宣講了大圓滿的意義。時輪金剛中講,最了義的聖尊就是幻化網中的四十二尊,但在大幻化網第十三品中所講的大圓滿,也並非以最高竅訣部的模式來解釋。作為大幻化網,也必須要依靠大圓滿的教證才能證悟。所以象時輪金剛和密集金剛,它們最究竟的要點應透過大圓滿來瞭解,這在《光明藏論》中也有廣說。以全知無垢光尊者和全知麥彭仁波切的恩德,如今我們已值遇無上大圓滿的勝道,並且又是大圓滿中最高和最祕密的法,有屬於古薩裡派的"四心滴"和班智達派的 "七寶藏"。四心滴中有蓮花生大士和布瑪目扎的教言,後二部是全知無垢光尊者的甚深教言,其中各有九個教言。這些都是所有大圓滿的最極精華,能值遇到如此殊勝妙法,大家真應當生起數數的歡喜心。 我相信在座的人,如果對金剛上師沒有矛盾,將來肯定不會墮入地獄等惡趣,也不會再入輪迴,因此我們可以被稱為是最後有者,也可以說是一個名義上的菩薩。全知無垢光尊者也說,我們在座的人肯定從無數劫以來就累積過資糧,因為現下已經值遇甚深的密法之故;我們今生或來世必定會成就,因為已值遇普賢如來的教法之故。全知無垢光尊者已為我們作了這麼重大的推論,這個推論符合因明的道理,一定能成立﹗它根本沒有不定、不遍和相違的過失,它是具有三相的真實的因明推理,是正量。因此我希望大家誠心誠意地精進修持大圓滿,對此我也感到有點慚愧,因為我在身體等方面精進也有點困難,就比較懈怠和懶散,但我對大圓滿的信心從來都沒有間斷過。在座的人遇到如此甚深的法,往生極樂世界就是我們最大的任務和願望,一切修法也都可以包括在這裡面。 具有驗相的大圓滿瑜伽士,可以自由自在地在分別念的森林中任意穿越,沒有任何畏懼。麥彭仁波切說︰我圓寂以後,修我的法成就的後輩弟子多如繁星。伏藏大師列繞朗巴在蓮花生大士的猛修儀軌中也講︰"我的法最初不是很興盛,但到了第二個時代卻是比較廣泛地弘揚。"如今,從尼泊爾到漢地為主的世界各國確有不少人在修持以上法要,以此為證。麥彭仁波切講︰將來肯定會出現許多的持明傳承上師,以及對無上密法有信心而證悟的人。這是他對我們所作的一個授記,雖然他並沒有明確說出每個人的姓名,但我們當中許多人都可以包括在其中。從昨天的本院堪布名單統計,藏漢全部加起來有三百多人,這在我們寧瑪巴的歷史上,確實非常罕見。麥彭仁波切說酒店兼職,將來在森林中會有眾多修持大圓滿的雄獅出現,當這些獅子們已經獲得最高境界的時候,他們發出的獅吼聲就會讓世間上的小野獸們膽顫心驚萬分恐懼。世上有些人並不明白諸法本來清淨的道理,只是在表面上修持一些生起次第,等等,然後就胡說已見到了這個聖尊那個聖尊,實際上這是末法時代一種愚蠢的說法,這些人一定要注意自己的言行。麥彭仁波切在其它的教言中也講,沒有通達本來清淨而修托嘎,則如小孩觀彩虹,沒有任何實質性的意義。真正修生起次第,必須對一切諸法本來清淨的道理有甚深的瞭解和認識,然後在此生起次第的基礎上再修持猶如虛空般的金剛大樂智慧,最後也會獲得成就。否則,只是進行表面上的修持,並且執著於某些顯現和光明,這就不正確。我們在修行過程中會出現各種各樣的相。比如有些人對教理不太通達,在稍微有一些顯現時,就特別執著,特別生歡喜,這就不好,這就是執著相。還有一些魔相也會出現。因此,在修行過程中顯現一些境界時,不要去執著,也不要生恐懼心和歡喜心。末法時代的修行人一定要注意,應該觀察自己的相續,看看自心是否具備信心、大悲心和對因果的堅定信解,尤其是對自己的大恩上師有沒有一個強烈的信心,這些在修行過程中又是否得到不斷地增長,不共同的方面是對大圓滿必須要有所認識。如果具備以上要點,那說明自己的見解還可以。全知無垢光尊者說︰"現下末法時代,必須要精通顯宗和密宗,這樣才能證悟無上大圓滿的最高境界。" 大圓滿就像光芒四射的日輪一樣,有緣者能見到大圓滿的自然本智,而末法時代中沒有因緣的愚笨眾生,就像是貓頭鷹一樣,根本看不到它發出的燦爛光輝。非理的邪慧不會妨害合理的智慧,因此我們應以智慧來觀察顯密的經論教典,必須要經常聞思修行,這樣才會具有辨別魔相與真相、非理與合理的能力。修行中,覺受、驗相和證悟之間有非常大的差異,對此必須是精通顯宗和密宗、並且已得上師親自加持的人才能分辨清楚,其他一般的人則無能為力。有些人想,我是一個孤陋寡聞的人,即使自己精進修持也肯定無法得到成就。請不要如此擔憂,若內心具足信心和大悲心,說明你修的是正法,若對顯密的如海經論生起了一種定解,那就像智悲光尊者、榮素班智達和麥彭仁波切那樣,對顯宗和密宗自然會了悟。這些都是修行過程中的證相,不要以為見到佛像顯現才高明,這並不一定很好,大家不管見到什麼,也不要太執著了。上師的加持融入心間的具有信心的高僧大德,自然會有不共同的證悟和境界。 我相續中唯有的一分功德就是大圓滿的功德,除此之外也沒有什麼可以值得自誇了,因此,我想在臨死之前,自相續中的大圓滿境界能不能融入到大家的心間。以前給大家講過《法界寶藏論》、《實相寶藏論》和《句義寶藏論》,當時有少部分人確實已經證悟了,但有些人最初比較精進,後來也就放棄了,我希望你們不要這樣。我以後繼續住在人間的時間不可能很長久,以前薩迦法王授記,說我可以活到七十四歲。若能活到那個時候也還過得去,但我自己覺得可能活不了那麼久。另一方面,除了藏族尼眾外,我認為大家在因明、中觀方面學的還不錯,因此現下我在這方面不會傳授太多的教言,但我卻非常希望自己相續中的一些大圓滿境界能在你們很多弟子的相續中生起來。注:慧光集曾提到,法王如意寶開許許多儀軌,因此壽命減短,尤其是為利益末法眾生而開許金剛薩埵如意寶珠伏藏儀軌當然我相續中的境界也並不是屬於見道或無學道的智慧,但自己認為也會有一些資糧道的智慧。如果大傢俱足信心,也可以得到我相續當中的這些智慧。不論是什麼樣的人,或聰明或愚笨,只要對上師有信心,那他的相續中就可以生起智慧覺受。在我以前攝受弟子的過程中,也遇到過種種現象,有些聰明的人沒有開悟,有些愚笨的人則開悟了,所以主要是對上師的信心。不管你學得好不好,續經中說︰"若是愚笨,但信心特別堅固,也會證悟。"在《光明藏論》中也引用過此教證。以前毘盧遮那從擦末扎瓦榮上來,走到一個神山時,遇到了邦麥彭滾布,當時這位老人已有七、八十歲了,他就乞求即身成就的法。於是毘盧遮那坐在石頭上,讓老人直視虛空,為他直指心的本性,後來老人就得到了與上師毘盧遮那同等的果位,成了大圓滿法界部的成就者,為一代傳承祖師。有些人說自己已經老了,並且現下也非常愚笨,我對大圓滿是不會明白的。請不要這麼想,只要對大圓滿懷有堅定的信心,確實會成就,因為現下大圓滿度化眾生的時機已經成熟。就像八、九點時,太陽自然而然會在虛空中露出笑臉,同樣,我們在座的都是大圓滿的所化眾生,因緣已經圓滿具足。 對眾生有悲心,對上師有信心,具足這兩個條件,都會得到大圓滿的加持和成就,因此大家不要退心。同時也不要太傲慢和過分誇張,否則就像米拉日巴那樣,上師說︰"白天修白天成就,晚上修晚上成就。"但後來他就一直沒有修,結果使自己的相續已與聖法背道而馳。在白天,月亮的光明極其微弱,但在晚上黑暗越來越深時,皎潔的月亮卻是非常明亮和莊嚴。同樣,在末法時代,持明傳承的加持和密法的勝道越來越興盛和具有能力。這一點,大家一定要牢記。在初劫和善劫時,大圓滿的加持不是很明顯,就像是白天的月亮一般。釋迦牟尼佛出世時,也是以祕密隱藏的模式來宣講,也不著重修持,也沒有必要廣弘密法,因為當時大多數的眾生僅依顯宗的小乘道和菩薩道的佛法就可以成就。而現下五濁惡世興盛的時候,其它的宗派和教法的加持並不是那麼有力,大圓滿就成了晚上皎潔的月光一樣,非常明亮莊嚴。 總之,以傳承上師的加持,願與之結緣的所有眾生早日證悟無上光明大圓滿的自然本酒店工作智。
創作者介紹

印度老木傢俱

tx79txnbjv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