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宮曬穿越圖,通過館藏舊照與現實景物的拼合,再現清宮人物“穿越照”。御花園禊賞亭前的婉容。圖/《紫禁城》雜誌 任超 攝
1922年燕禧堂前的溥儀;

1923年溥儀、溥傑、潤麒和莊士敦在御花園;
  燕禧堂前,拍照的游客旁,溥儀正抱柱玩懷錶;御花園禊賞亭上,打電話的游客面前的欄桿上,卻依靠著一臉笑容的婉容……90年前生活在紫禁城的人物,近日“回”了故宮,出現在了曾經生活過的地方。不過,這都只是舊照與現實景物拼合所拍的“穿越照”。新京報記者 黃穎
  新京報訊 11月6日,故宮出版社主辦的雜誌《紫禁城》官方微博公佈了這組共8張的“穿越照”後,清宮舊照的景象與現實景物的“天衣無縫”,引發了網友超萬次轉發,有網友大贊其創意難得,也有網友調侃稱逛故宮時會感到“背後涼颼颼”。
  據瞭解,該組照片的拍攝者為故宮《紫禁城》雜誌工作人員,所選照片均來自清宮舊藏,“穿越”創意是希望能讓觀眾在“物非人也非”的組合展示中,體會更豐富的歷史內涵。
  舊照天衣無縫“植入”現代故宮
  半邊黑白半邊彩,當舊照片中抱著柱子玩懷錶的溥儀,與現代牽著孩子手參觀的家長出現在同一張照片中,且結合得嚴絲合縫,便帶給了圍觀網友“恍如隔世”的穿越感。
  這組照片以“大故宮穿越劇”為題共8張,由故宮出版的《紫禁城》雜誌官方賬號發佈於微博,被網友大量轉發。
  “有些東西衝破了時間的阻隔,跨越了空間的距離,通過照片一一再現了出來。”網友“陽光時代馬球”這樣評論,但也有部分網友感覺這種古今結合有些“驚悚”。
  比如在天一門處,使用的溥儀復辟期間站在門前道路中間的照片,植入了陽光明媚的現代御花園後,就產生了幾分恐怖片的效果。
  除此之外,婉容、文繡、溥傑、潤麟等歷史人物以及不知名的老宮女也分別出現在了這8張“穿越”照之中,與現代觀眾出現在了同樣的場景。
  “穿越”意在讓游客感受歷史
  “這樣結合比單獨看歷史更有內涵。”昨日,《紫禁城》雜誌編輯,也是“穿越照”創意的提出者任超介紹,這組照片實為故宮出版發行的《西洋鏡里的皇朝晚景》,取材均源自清宮舊藏,意在能讓游客通過古今對比激發想象空間,感受更真實的歷史。
  任超介紹,雖然採取了古今拼接的穿越形式,但所使用的照片均來自清宮舊藏,“是從4萬多張藏品中選出”,拍照並不是難事,重點在於背後有專家的學術支持。
  本次“穿越照”的選取則是在故宮出版社宮廷歷史編輯室王志偉的指導下進行,重點在於精確照片的時間與地點。
  “‘穿越’如果沒有時間概念,效果會不好。”昨日,王志偉介紹,這組照片的時間跨度均為1922年至1924年期間,是溥儀退位後,與婉容等人生活在紫禁城中的生活照。
  王志偉認為,觀眾在故宮參觀時,除了關註建築和文物外,對於宮廷人物的生活狀態關註並不多,所以很多游客並不瞭解過去皇帝后妃的生活狀態。
  “紫禁城從來不是一成不變的。”他認為,拍攝這一組穿越照能夠反映故宮變遷的歷史。
  ■ 追訪
  “穿越照”還將拍攝續集
  對於“穿越照”在網絡上的一夜走紅,創意人任超表示因對內容有信心,所以並不意外。任超稱,這個創意最初是去年《紫禁城》雜誌推出“故宮舊影”專欄時,希望能把故宮古今的風貌一起展現,就產生了把故宮藏舊照片與現在開放環境結合的想法。所以請專家考證了部分老照片的歷史信息,最終選擇了8張進行拍攝。
  “以古人為題材,是為了讓人和人之間能有心理上的溝通。選擇開放區作為拍攝點,是希望拉近與觀眾的距離。”任超說,發佈在網上,也是考慮到紙媒受限於形式,傳播效果可能有限,希望能通過網絡推廣。
  其實在此之前,故宮工作人員一直在思考如何能讓禁宮古物活起來,走到觀眾們的身邊,而“穿越照”的這個創意,剛好契合了這一想法。
  對於網友的評論,任超說有人覺得怕,有人覺得恍如隔世,這是個見仁見智的問題。大家總說物是人非,其實從這組照片也能看出是“物非人也非”,“比如我們選擇的婉容和文繡她們在乾隆花園裡面的合影,就是希望能夠通過古人和游客狀態的對比代入,形成一個想象空間,這樣比單獨看歷史更有內涵。”
  除了這8張照片,任超等工作人員也準備推出“續集”,從其他館藏舊照中選取合適的進行拍攝。此外,任超還準備從館藏的老北京城照片中選出一批,與現狀進行對比,讓大家看到北京城的變遷。
(原標題:故宮曬穿越照 溥儀婉容“回”紫禁城)
編輯:SN069
創作者介紹

印度老木傢俱

tx79txnbjv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